在KTV称王称后 纵贯音乐大世界 K-Xpress

Tag Archives: rapper

vixx

经典是注定要被学习和观摩的。许多上世纪80年代的经典神曲,都被现在的流行歌拿来当作取经的范本。最擅长于融贯中西、结合新旧的韩流音乐,总是将一切划地自限的分界统统打破,才能铸造出自成一格的风范。近来一些琅琅上口的新作,都不难溯源到其创作灵感的来源,它们不约而同地以西方前人的养分作为新歌的原型,扛起了承先启后的任务,让这些音乐的老灵魂借由乐坛的新生命继续延续下去。我们来看看是哪些大热的经典被新生代的韩团取材。

复刻案例 1 >

《Dynamite》 / VIXX

爆裂气场

  • 取经对象:《Give Me The Night》George Benson
  • 发表年份:1980年

VIXX的第五张单曲碟《Zelos》是“VIXX 2016 CONCEPTION”年度企划的系列作品之一,其中的艺术影片以黑白灰画面为基底,结合了希腊神话和中世纪的艺术风格。《Zelos》一字源自于希腊语,意指希腊罗马神话中的“嫉妒”和竞争争之神“仄洛斯”。主打歌《Dynamite》的歌词里掺杂着咒语——“Suli suli/实现吧/All Mine/Suli suli/回来吧/Her Mind”,将神话的元素巧妙融入,而成员们也在MV中展现出挚爱被夺走时满腔嫉妒的模样,以配合寓意“爆发”的歌名。

新专辑中,饶舌担当Ravi有份参与三首歌曲《Dynamite》、《Six Feet Under》和《Farewell》的歌词创作,展现了自身在音乐上的才华。主打歌《Dynamite》虽然依旧贯彻他们的电音路线,却不再像过去的《Error》和《Eternity》那样幽冷魔幻,更不像《On and On》、《Hyde》和《Voodoo Doll》倾向于阴森的暗黑系,而是气氛明快的复古舞曲,展现了经纪公司早前透露会更偏向成熟的质感。许多乐迷都说歌曲的风格和SHINee十分接近,正如《Married To The Music》、《Dream Girl》和《Love Like Oxygen》的混合物,甚至有人说跟EXO的《Love Me Right》也有一定程度的相仿。

一开头,铮亮的放克吉他不断回绕,到了中段,迪士哥的奋发劲量火力全开,顿时引燃全身埋下的火种。副歌里轻快的一句“Dy-na-mite!”有醒神的助燃效果,旋律居然跟1980年代的迪士哥经典作《Give Me The Night》同名唱句近乎百分百相似。《Give Me The Night》是美国爵士歌手George Benson的作品,曾经在Billboard排行榜攻下他空前最好的排名。纽约女歌手Patti Austin倾力跨声的即兴吟唱,以背景音形式在全曲中重复地盘旋,进一步活络了整体的气氛。

《Give Me The Night》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最后一首大热的迪士哥,可谓捉住了这股热潮的尾巴,因为迪士哥已经在当时开始步入没落的低潮期。VIXX的《Dynamite》除了局部植入迪士哥的神髓之外,也加重了House的厚实重拍,还混入摇滚味电吉他刷弦的桥段,堪称是新时代的进化版,也是他们目前为止最抢耳的舞曲。

 

复刻案例 2 >

《Feel So Good》 / B.A.P

欢快活力

  • 取经对象:《Get Down On It》Kool & the Gang
  • 发表年份:1981年

曾经一度出走的B.A.P,在克服与经纪公司TS Entertainment的合约纠纷后,终于以迷你四辑《Matrix》回归暌违多时的舞台,主打歌《Young, Wild & Free》依旧不改他们凌厉的战斗风,冲击力也没有随着年岁递进而削减。

紧接推出的迷你五辑《Carnival》快得让人措手不及,主打歌《Feel So Good》却忽然来一场大反转,不但造型缤纷绚丽,欢快爽朗的曲风更是一如歌名,让人听了心情立即变好。一开场,是双饶舌容国和Zelo活跳跳的吆喝,一起热闹地拉开了序幕。接下来,响当当的电子吉他跟厚笃笃的贝司互相展开一场对冲的拉锯战,双方斗得难分难解。

主唱大贤在副歌部分动用了大量假音,乍听很有Bee Gees的迪士哥风味,尤其是洗闹十足的唱词“Feel So Good”,显露出他真假音转换的娴熟功力,但是最后一轮却在句尾弃用假音,而顽皮地用了低沉的喉音来读出,故意制造出超乎意料的跳tone感,十分趣怪。

其实,《Feel So Good》更像美国放克组合Kool & the Gang在1981年发表的舞池神曲《Get Down On It》,开头是健步如飞的读唱参半,副歌的同名句子像中毒一样侵入脑皮层,畅快活泼的气氛跟B.A.P近乎如出一辙。

当时,迪士哥虽然开始式微,受到新崛起的House乐风所威胁,但却有一种介于R&B和Dub、非Disco也非House的新音乐形式逐渐成型,被称为“Post-Disco”,《Get Down On It》便是代表作之一。更多鼓机、合成器和编曲机的运用,取代了迪士哥原本侧重的原声乐器。《Get Down On It》的键盘弹奏有更绵密的层次,并加入带有爵士味的钢琴声,而鼓和贝司的捶击不再那么响亮也是特质之一。

《Get Down On It》先后被澳洲歌手Peter Andre和英国流行组合Blue翻唱过,证明了这首歌的流行性和传唱度。Post-Disco在上世纪80年代经历了黄金时期,随后又归于沉寂,直至2000年又见复苏,而Daft Punk、Les Rythmes Digitales、Chromo、Escort、Afrika Bambaataa等音乐人开始染指该乐风,至于B.A.P青春盛放的《Feel So Good》则仿佛以韩流手法重现Post-Disco的新面貌。

 

复刻案例 3 >

《Sentimental》 / WINNER

俏皮动感

  • 取经对象:《Every Breath You Take》The Police
  • 发表年份:1983年

被YG娱乐束之高阁一年多的男团WINNER,总算推出第二张专辑《EXIT:E》,全新的双主打《Baby Baby》和《Sentimental》都是出自主唱泰铉之手。他和rapper闵浩经常一起听音乐,有一次听得很伤感,就去便利店买了啤酒来喝,喝着喝着精神来了就开始跳舞,然后将这两首录了音打算用在新专辑里。

摇滚风的《Sentimental》前奏给人一种耳熟能详的感觉,吉他有如橡皮圈一样来回弹拨的声响,成了铺垫整首歌的guitar riff,跟英国摇滚乐队The Police的经典作《Every Breath You Take》相当相似。当时在创作《Every Breath You Take》的demo时,主唱Sting只以一台哈蒙德风琴来伴奏,非常单调,曲风也完全不像The Police惯有的风格,引来吉他手Andy Summers的抗议。他后来加入受到匈牙利浪漫主义音乐家Bela Bartok影响的吉他弹奏,也成了日后被争相取经的经典过门,还被饶舌歌手Puff Daddy采样在他的嘻哈歌曲《I’ll Be Missing You》,而戴佩妮《时间快转》的编曲也有若干程度的取经。

节奏方面,《Every Breath You Take》将不同打击乐器的声响进行叠录,强拍由军鼓和铜鼓凑合而成,鼓手Stewart Copeland更特别在录音室的餐厅里打鼓,才能收录到具有空间感的独特音效。至于《Sentimental》的鼓拍也一样充满了旷阔的空气感,还略带一点阿哥哥的俏皮动感。

虽然阔别好一阵子,队长胜允向粉丝承诺今年会经常看到他们,除了维持WINNER的独有风格,他们也不忘努力提高音乐的质量,同时带来全新的面貌。WINNER将通过年度计划“EXIT MOVEMENT”在一整年里不断与粉丝见面,除了3月份在首尔举办首个专场演唱会《WINNER EXIT TOUR IN SEOUL》外,他们也频密亮相于电视节目,全员不但参与JTBC的综艺节目《半月朋友》,要跟小孩子一起生活半个月,而泰铉也拍摄了tvN频道以“短期速成演技课程”为主题的真人秀《演员学校》,试图以高曝光率将过去的空窗期给补回来。

 

复刻案例 4 >

《Platonic Love》 / Snuper

纯稚青春

  • 取经对象:《Take On Me》 A-ha
  • 发表年份:1984年

Snuper是韩国演员洪宗玄和李己雨所属经纪公司WID MAY Entertainment首次推出的六人男团,平均身高180公分,强调像邻家哥哥弟弟一样,以“Boys Next Door亲切的男朋友”为概念的偶像团体。团名是表示“Snuper要比Super更出色更优秀的意思”,各有各自的个性与实力,团结在一起建立成最好的团体。

在未出道前,Snuper曾为电视剧《Hyde Jekyll & Me》演唱插曲。自去年发行的首张迷你专辑《Shall We》,他们今年也推出了第二张迷你专辑《Platonic Love》,同名主打拥有复古旋律和温暖节奏,是描述男人想守护女孩的心情,直到对方接受自己为止,男人都会一直等待的故事,完全展现出柏拉图式的纯爱情愫。

《Platonic Love》的前奏几乎跟挪威流行电子乐队A-ha的人气作品《Take On Me》并无二致,只是作出少许变调而已,却依然维持Synth-Pop的复古风格。《Take On Me》曾经在1986年的MTV Video Music Awards夺下多个奖项,当时的气势可谓望风披靡。

《Take On Me》副歌的节奏快慢间歇是歌曲的其一特点,而A-ha主唱Morten Harket的歌声一路往上节节攀升,最后还用假音在副歌飚上了E5,展现出他两个半八度音的惊人音域,也带给人一种直上天堂的飘飘欲仙。反观Snuper的《Platonic Love》并没有大音程的跳跃,只是在平稳的音区内游走,充满了甜纯的青春稚气。

配合复古风的歌曲,《Platonic Love》的MV也充满80年代的情调,场景锁定在一个七彩荧光闪烁的滑轮场,怀旧味道简直浓得不得了。

 

曹杰峰

(原稿见于《中国报》)


winner 5

楊賢碩是一個高深莫測的社長,有一個說法是:YG旗下的藝人甚麼時候會回歸舞台,他們自己心裡完全沒有譜,只有楊社長本人才最清楚。

如此捉摸不定的社長,結果讓這些歌手常常被晾在北風裡,不,應該說是被冰在雪庫中,遙遙無期地枯坐癡等,直到哪天他一個心血來潮,說一句:「這次就輪到你們發片吧」,才有機會重見天日。

WINNER算是YG公司裡被冷凍最久的團體之一。從2014年8月出道至今,隔了幾乎一個半的春秋寒暑,終於才有第二張專輯《EXIT : E》面世。像破石而出的勁松,像透霜而開的寒梅——真的要這麼苦守寒窯嗎?

winner

當年處女專輯《2014 S/S》甫一發行,他們橫掃千軍的鋒頭,被大家認為一時無兩、望風披靡,眼見可以順勢晉升一線男團,卻被巴巴凋空了超過一年多,讓升騰起來的熱度漸漸地降了下去,殊為可惜。

當粉絲忍不住開始大聲抗議,急驚風遇著慢郎中的楊社長,終於讓WINNER重新出土。打著《EXIT MOVEMENT》名號的全新專輯,概念是擷取自師兄團BIGBANG的連珠砲單曲攻略《MADE Series》——發行的第一炮取名為《EXIT:E》,代表他們接下來還會有《EXIT : X》、《EXIT : I》跟《EXIT : T》後續作品陸續推出,以企圖喚醒歌迷的記憶,否則真的要掉完粉了。

winner 3

首發專輯《EXI : E》的先行曲《Pricked》是由主唱太鉉和饒舌担當旻浩攜手合作的一首慢板情歌,後者雖然是低音rapper(另一名rapper勝勳則偏向高音),但他緊密地穿梭在前者中高音歌聲的讀唱,卻不帶一絲一毫的違和感,將rap和vocal的邊界給模糊化了,甚至讓人一時很難把兩人的聲音分辨出來(有没有发现旻浩的声线反而不像以前那样暗沉?)。

主打歌《Baby Baby》是主唱南太鉉在喝醉時所創作出來的歌曲,搖搖晃晃的靈魂藍調, 一路拖曳出歪歪斜斜的醉步。他們在副歌裡的慵懶假音,猶帶著半昧不醒的醉意,揮發一股縈繞不散的酒精氣味,讓人感覺如斜倚在酒館的吧台上隨之搖著頭放縱買醉。

《Sentimental》和《Immature》像一對異卵雙胞​​​​胎,長得非常相似,卻又有不同之處。同樣屬於搖滾曲風,前者是浸淫在舊時光的氣氛裡,有一點泛黃的老搖滾,一頓一挫的鼓槌落在疊音鈸的節拍分外散漫,甚至如橡皮筋一樣來回彈撥的低厚吉他和貝司,還有幾分像英國搖滾樂隊The Police在1980年代的經典作品《Every Breath You Take》,就連開場太鉉的歌聲也被壓縮成像留聲機一樣的仿舊音效。相比起來,後者就如熱火朝天的盛夏一般,五人沸騰滾滾的狂烈疾呼,大量噴湧出讓人血脈飛馳的撼動力,盡展他們活潑動感的一面。你可以說有點像BIGBANG的《Sober》或者隊長G-Dragon的單飛作《Crooked》勁道澎湃的搖滾脈動,也可以說有少許類似西洋男子組合One Direction和5 Seconds of Summer那種甩開一切束縛的青春樂章。

WINNER原本有十分美好的起步,奈何去年YG幾乎完全將重心擺放在另一新團iKON身上。忙著力捧iKON之餘,楊社長又要趕在BIGBANG入伍前將他們送上高峰,真的是一刻也不得閒的,以致於WINNER最後淪為被迫坐冷板凳的無辜犧牲品。 YG娛樂出現三代男團同時在活躍於線上的特殊局面,夾在元老級的BIGBANG和初出茅廬的iKON中間,WINNER只能暫時先被擱置一旁,結果落得不上不下的尷尬位置。

然而,這一張《EXIT : E》可以發現WINNER已經開闢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不像BIGBANG老早是上了神檯的老將,也不像iKON仍舊是一群傻樂呵的孩子,他們的音樂流露出一種不多見的複古情懷、一股老神在在的成熟風范,卻又保有稚子般的玩酷童趣。對於WINNER《EXIT MOVEMENT》緊接而來的續篇,不可謂不期待萬分。

曹杰峰


image

image_1

photo

原本,就真的以為他們不過是一群惡童或屁孩。然而來到這一張《花樣年華 Pt.2》,實在無法不改觀了。

三年前出道的防彈少年團(BTS),《No More Dream》、《N.O》等他們早期作品的強悍霸氣,是仍在腦海中殘留的印象,看來如今要被翻然洗底了。

他們最早的三張專輯:《2 COOL 4 SKOOL》、《O! R U L8, 2?》和《Skool Luv Affair》都是圍繞在打破陳規、高喊叛變的「學校三部曲」,中間隔了一張具有緩衝功能的正規專輯《Dark & Wild》後,再到「青春二部曲」的首個回合《花樣年華 pt.1》打頭陣。

隊長Rap Monster在接受訪問時提到《花樣年華》是一部電影的名字,講述了人生最美好的階段,而他們認為人生中最「花樣年華」的瞬間就是青春。很多人因為錯過而懷念青春,其實BTS也還在摸索所謂的青春,因此製作出「青春二部曲」。

BTS《Run》MV

《花樣年華 Pt.1》的主打歌《I Need You》便透顯出像夢一般的輕,少許電氣的飄渺點綴,跟以往嘻哈的重磅氣勢非常不一樣。整張專輯的歌詞主要是描寫青春時期遇到的焦慮和煩躁,一群叛亂小孩忽然陷入了失措無助的迷霧裡,展現出音樂上和歌詞上的柔靡觸感。

來到最新專輯《花樣年華 Pt.2》,更可以感受到那種少年流離浪蕩的內心,還有對渺渺未知的惶惑和恐懼。主打歌《Run》沿襲《I Need You》的輕電音氛圍,搖滾的狂野不羈則保留了他們以往作風桀驁的DNA。

BTS《Butterfly》现场演唱视频

至於《Butterfly》則更進一步顛覆BTS的惡童形象,如此夢幻綺麗的編曲,好像只會套在諸如SHINee、B1A4、Teen Top等花美型男團的身上,永遠想不到哪天強勢慣了的他們會駕馭得起。細碎的鼓機hi-hat輕輕抖落,如櫻花樹下的落瓣,拂了一身還滿。 壯美的弦樂是一陣柔和的風,吹起了漫舞的霏霏細雨。合成器的明亮和絃,綻放出朝陽一樣的光芒。以出現在夢境裡的蝴蝶來比喻愛情無法捉摸的虛幻,仿似輕輕一個振翅,便會稍縱即逝。兩位主唱柾國和智旻小心翼翼的假音,格外有一種吹彈可破的脆弱。

另一首讓人刮目相看的是《Whalien 52》,剔透晶瑩的R&B,像一顆光可鑒人的玻璃珠,滑溜溜的旋轉著。歌詞甚有心思,以世界上最孤獨的鯨魚——「Whale 52」作為主題,它發出的聲音訊率是52赫茲,被美國以潛水探測為用途的聲音監控系統(SOSUS)首次捕捉到,但卻超出了一般鯨魚所能接收到的範圍。「Whalien」是「Whale」和「Alien」的合體字,由於不能跟其他物種對頻而成為被隔離一樣的異類。團員們將無法表達心中所想的壓抑鬱悶,化成歌詞中的孤苦困境。一段被auto-tune成海豚音一樣尖亮高亢的假音,像深洋裡聽不見的泣訴,在整首歌的背景裡一直來回不停的、柔腸百折的loop——如此的神來之筆,既貼題又到位,頗像Mariah Carey以自己的海豚音當作樂器一樣貫穿全曲的《Bliss》。

Mariah Carey《Bliss》音频

《Ma City》則恢復了他們一貫的痞氣,在Funky的輕佻節奏中,三位rapper以高頻能量大發豪語,Rap Monster和J-Hope是帶著沙啞的雄性嗓門,而Suga則是略為高音的尖聲喊打。

image_3

image_2

一群90後,忽然用力的表述起善感的憂鬱情緒來,難免給人強說愁的造作觀感。然而,《Whalien 52》其中一句「有人說 ‘ 這小子完全變成藝人了啊 ’ / 是啊 / 那又怎樣? / 我的孤獨 / 在你們眼中也會變成虛偽」,讓人驚悟如此年輕已迅速當紅,他們的青春年歲一定避免不了陷入被劇烈壓縮、被嚴重扭曲的非常態,並用大家所想像不到的自由去抵押偶像的光環。眾所周知,SM、YG和JYP是在韓國勢成鼎足的三大娛樂班霸,但是BTS卻憑著新專輯而成為上述三家經紀公司以外首個登上美國Billboard 200大排行榜的韓國藝人。在高速汰換的娛樂生態中,來自中小型經紀公司的BTS,並沒有強大的後臺可以作為支柱,因而所走的每一步都要格外審慎,才能守得住不容易拼來的成績。正值巔峰的他們,一如繁花似錦的春天,或許凋萎的下坡路,便在近處的轉角冷不防偷襲。他們的患得患失可以完全被理解,又怎能說是為賦新詞的無病呻吟?

可能,美好的、愁苦的、光亮的、斑駁的,都要一次過絢爛的爆發,不遺餘力,也不留餘地,才不辜負BTS眼中一期一會的花樣年華。

曹杰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