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er 5

楊賢碩是一個高深莫測的社長,有一個說法是:YG旗下的藝人甚麼時候會回歸舞台,他們自己心裡完全沒有譜,只有楊社長本人才最清楚。

如此捉摸不定的社長,結果讓這些歌手常常被晾在北風裡,不,應該說是被冰在雪庫中,遙遙無期地枯坐癡等,直到哪天他一個心血來潮,說一句:「這次就輪到你們發片吧」,才有機會重見天日。

WINNER算是YG公司裡被冷凍最久的團體之一。從2014年8月出道至今,隔了幾乎一個半的春秋寒暑,終於才有第二張專輯《EXIT : E》面世。像破石而出的勁松,像透霜而開的寒梅——真的要這麼苦守寒窯嗎?

winner

當年處女專輯《2014 S/S》甫一發行,他們橫掃千軍的鋒頭,被大家認為一時無兩、望風披靡,眼見可以順勢晉升一線男團,卻被巴巴凋空了超過一年多,讓升騰起來的熱度漸漸地降了下去,殊為可惜。

當粉絲忍不住開始大聲抗議,急驚風遇著慢郎中的楊社長,終於讓WINNER重新出土。打著《EXIT MOVEMENT》名號的全新專輯,概念是擷取自師兄團BIGBANG的連珠砲單曲攻略《MADE Series》——發行的第一炮取名為《EXIT:E》,代表他們接下來還會有《EXIT : X》、《EXIT : I》跟《EXIT : T》後續作品陸續推出,以企圖喚醒歌迷的記憶,否則真的要掉完粉了。

winner 3

首發專輯《EXI : E》的先行曲《Pricked》是由主唱太鉉和饒舌担當旻浩攜手合作的一首慢板情歌,後者雖然是低音rapper(另一名rapper勝勳則偏向高音),但他緊密地穿梭在前者中高音歌聲的讀唱,卻不帶一絲一毫的違和感,將rap和vocal的邊界給模糊化了,甚至讓人一時很難把兩人的聲音分辨出來(有没有发现旻浩的声线反而不像以前那样暗沉?)。

主打歌《Baby Baby》是主唱南太鉉在喝醉時所創作出來的歌曲,搖搖晃晃的靈魂藍調, 一路拖曳出歪歪斜斜的醉步。他們在副歌裡的慵懶假音,猶帶著半昧不醒的醉意,揮發一股縈繞不散的酒精氣味,讓人感覺如斜倚在酒館的吧台上隨之搖著頭放縱買醉。

《Sentimental》和《Immature》像一對異卵雙胞​​​​胎,長得非常相似,卻又有不同之處。同樣屬於搖滾曲風,前者是浸淫在舊時光的氣氛裡,有一點泛黃的老搖滾,一頓一挫的鼓槌落在疊音鈸的節拍分外散漫,甚至如橡皮筋一樣來回彈撥的低厚吉他和貝司,還有幾分像英國搖滾樂隊The Police在1980年代的經典作品《Every Breath You Take》,就連開場太鉉的歌聲也被壓縮成像留聲機一樣的仿舊音效。相比起來,後者就如熱火朝天的盛夏一般,五人沸騰滾滾的狂烈疾呼,大量噴湧出讓人血脈飛馳的撼動力,盡展他們活潑動感的一面。你可以說有點像BIGBANG的《Sober》或者隊長G-Dragon的單飛作《Crooked》勁道澎湃的搖滾脈動,也可以說有少許類似西洋男子組合One Direction和5 Seconds of Summer那種甩開一切束縛的青春樂章。

WINNER原本有十分美好的起步,奈何去年YG幾乎完全將重心擺放在另一新團iKON身上。忙著力捧iKON之餘,楊社長又要趕在BIGBANG入伍前將他們送上高峰,真的是一刻也不得閒的,以致於WINNER最後淪為被迫坐冷板凳的無辜犧牲品。 YG娛樂出現三代男團同時在活躍於線上的特殊局面,夾在元老級的BIGBANG和初出茅廬的iKON中間,WINNER只能暫時先被擱置一旁,結果落得不上不下的尷尬位置。

然而,這一張《EXIT : E》可以發現WINNER已經開闢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不像BIGBANG老早是上了神檯的老將,也不像iKON仍舊是一群傻樂呵的孩子,他們的音樂流露出一種不多見的複古情懷、一股老神在在的成熟風范,卻又保有稚子般的玩酷童趣。對於WINNER《EXIT MOVEMENT》緊接而來的續篇,不可謂不期待萬分。

曹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