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hi

像李夏怡這一類的歌手,既有優勢,也有劣勢。

在韓國,高音的歌手太多,他們迷信高音,也以唱高音為榮。

李夏怡在2011年的第一季《KPOP STAR》中脫穎而出,奪下亞軍,也許說明了當時的歌謠界十分稀缺這種類型的歌手。她有一把低沉的煙嗓,明明是黃皮膚,一開口竟然是騷靈到極點的黑人唱腔,結果構成一股超反轉的特殊魅力。

她參賽時的選曲,也多半是白人靈魂歌手如Adele、Pixie Lott、Duffy等人的作品,亦即所謂的「White Soul」——這讓她很容易把一大票八九不離十的歌手乾淨俐落地切割開來。

lee hi1

然而,她唯一的制肘是音域不夠寬,可以很低,卻上不了太高的音區。於是,製作班底就要很聰敏慧黠地為她揚長避短,如何在窄礙的聲部裡讓她發揮出最好的音色,同時又不讓歌曲落于乏味。

這張睽違三年的新專輯《Seoulite》,更加考驗製作上的用心。除了要在有限的箍制下依然表現得遊刃有餘,如何在消失的三年裡讓聽眾重新回頭,也是不失棘手的挑戰。

忽然,專輯多了很多以featuring形式跨聲助饒的嘉賓,從WINNER的饒舌擔當閔浩、嘻哈歌手Incredivle到DOK2,帶有護航加持的意味,生怕久休重返的她聲勢會疲弱。當饒舌佔據了歌曲近于一半的部分,她本身的表演部分便會相對地變小,所以有好些歌曲顯得她只是插花的客席歌手,結果落得反客為主的局面(上一張專輯《First Love》也只有一首歌請來客席嘉賓)。

lee hi2

不過,編曲的配置和聲響的設計卻變得愈加搶耳,從開場曲《World Tour》的鮮明採樣到《Official》的出位鼓拍,處處是高密度排列的彩蛋,以搭救她不夠游走自如的音域。嘻哈樂風的《World Tour》帶有仿古的old school味道,沈着的貝司擺幅展現出一份低頻美感,寫出想要摒絕外界聯繫、流放四海遊玩的撒野心情。

《Official》是一首華麗的Jazz Funk,每個小節的第一拍和第三拍是重重擂打的大鼓,以電擊一樣的強烈瓦特,規律性地侵略心臟至酥麻為止。《Fxxk Wit Us》是帶點晦氣的控訴,激勵自己別在意外界的眼光,任性地做自己就好。在上拍末梢懶懶停歇的琴音,擺出一款愛搭不理的姿勢,讓整首歌充滿了Jazz Blues的拖沓散漫,配合跩到不行的詞意。

《Hold My Hand》MV

主打歌《Hold My Hand》走她一貫的復古放克路線,但略嫌旋律太平直單薄,局限了她的發揮空間,樂風也充斥一份玩世不恭的輕浮,看不到她嚴肅的內心層面。反觀另一主打《Breathe》則完全是向她情感的井口深深挖掘的走心慢歌,撫慰傷口的歌詞具有救贖一樣的療愈效用。她的現場演繹比錄音更有感染力,副歌在吊高長音之後若無其事的收尾,就像迫人的千鈞重擔,乍然化作一縷羽毛,以不動聲色的姿態輕輕降落,進一步強化了輕重間的對比。雖然live時的聲音狀態有些濁,卻分外凸顯一份歷練過的滄桑。

《Breathe》MV

濁,是的。不濁,就不是李夏怡了。即使這張專輯少了第一張初生之犢的活力,也沒有參賽時如入無人之境的奔放,但情感的歷練卻比以往更真切深厚。她那把音嗓,就如同在泥漿裡使勁翻滾,縱使粘稠混濁得舉步維艱,甚至有時候還帶一點凝滯乾澀,但只要翻出一個水花般的轉音,卻往往比其他人在深海汪洋裡自由揮灑的泳姿還要漂亮幾倍。

《Breathe》现场演唱

從一窪混濁的沼澤裡泛起一片燦爛的水光,對於高反差的對沖性事物,我們總是神迷心竅到無法自拔的地步——而李夏怡就是這個道理。

曹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