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 album
對於音樂,IU絕對是極度執著而刁鑽的。

16歲已經出道的她,第三張專輯《Real》便嘗到了爆紅的滋味,銷量橫掃千軍,人氣所向披靡。擁有「國民妹妹」封號的她,一直是大家眼中清純乖巧的小女該。

可是,她厭倦了這個角色,也很早表態自己不想被窄礙地局限在《Good Day》和《You & I》一類甜軟童稚的唱法。

IU 5

對於音樂上的轉型,她顯得野心勃勃。三年前的《Modern Times》大碟,是她傾向于復古爵士樂的大膽嘗試,也開拓出風情萬種的柔媚唱腔。前年,她一心想要從高峰退下來,學習以慢速走入平原,只以一張翻唱專輯《花書簽》對歌迷作出交待。

沒有發片的空檔裡,她在劇集裡的演技一部比一部精煉,我們看到了她靈氣逼人的眼睛裡,顯露出超齡的聰敏慧黠。

那眼神,還蘊藏著渴切改變的強烈欲望。原來,這陣子,她在磨刀霍霍。用了一年多時間,她終於磨出一張自己親自擔任製作人的全新迷你專輯《Chat-Shire》,跨刀作曲多達五首,還一手包攬全碟的歌詞。《Chat-Shire》是從路易士卡羅的兒童文學作品《愛麗絲夢游仙境》擷取靈感,將故事發生的主場景「Cheshire(柴郡)」巧妙改成諧音的「Chat-Shire」(閒聊郡),意指這是她跟樂迷之間在音樂上的一場對談。

IU 2

的確,主打歌《二十三》完全就是她的心聲。處於這一個進退失據的年齡,她既想要蛻變成一個女人,又仍舊留戀當一個女孩,雙方展開一場糾結的拉鋸戰,最后就連她自己也厘不清心底究竟想要的是什麼。對於紛紛紛擾擾的批評聲浪,她無奈地唱著:「被戴著有色眼鏡來看待這種事 / 反正現在也習慣了」;至於被指責她長得一臉清純,私底下其實十分狡猾,她也以充滿哲思的一句「裝成是在假裝是狐狸的熊的狐狸」來自嘲,更說「從一開始 / 我就連一句謊話也沒寫過」,說明她自始至終對音樂誠實。

除了三首慢板的抒情歌曲《Shower》、《Knee》和《Heart》外,其餘的六首都是她鮮少嘗試的樂種。開場曲《New Shoes》迎面的是流麗悠揚的弦樂,開展出一片曠闊的萬里晴空。音域寬廣的她,從無憂無慮的童音呢喃,一步步爬升至高音的山巔,隨性奔放的演唱風格,恍如在穿梭無人之境。

三首作品《Glasses》、《Red Queen》、和《Zeze》仿如骨血相系的連體嬰,一樣散發出幽冷陰潮的氣味。《Glasses》開頭是懶洋洋、慢悠悠的法國香頌,班多紐手風琴徐徐響起,中途卻乍然變奏,拍子一下增速,接著藍調在鋼琴上捶擊出急促的重音,有一種跳接的突兀感。《Red Queen》則流露出一份黑暗的愉悅,悄悄躲藏在一角的曼波和搖擺樂,兀自跳起不為人知的雙人舞,一起神秘而壓抑的快活著。歌名是指《愛麗絲夢游仙境》里面歹毒狠辣的紅心皇后,詞意卻想為這個動輒大喊砍頭的角色來一次旋乾轉坤的大平反,意圖揭開她背後身不由己的苦衷,跟電影《沉睡魔咒》推翻黑魔女「瑪琳菲森」的蛇蠍心腸形象可謂有著不謀而合的創作動機。

至于話題作《Zeze》透出一份濕嗒嗒的黏稠感,像被悶在一間潮氣揮散不去的斗室裡。簌簌發抖的吉他顫音,一路蹭蹭拖拖的蠕行著,誘發人們想搔癢的衝動。概念來自巴西的著名小說《我親愛的甜橙樹》,主人公「Zeze」是一個来自貧困家庭的五歲男童,有偏好惡作劇的頑皮一面,也有一顆纖塵不染的純稚之心。親筆填詞的IU,把這種反轉性格視為一種性感的表徵,更將他傾訴的客物——一株會說話的甜橙樹比喻成陰性的女人,字裡行間隱藏挑逗的性暗示,結果被作者指摘具有「意淫男童」的不良含意。這件事情在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甚至引起關於創作自由的兩極化爭議。雖然IU事後道歉,並表示她只是針對「Zeze」的特質而另行作出她對性感的聯想,絕對沒有帶著以五歲小孩為性物件化的意圖來寫歌。撇卻每個人對文本有自由解讀的權利這個部分,只能說IU是一名想像力太綺麗浪漫的歌手。

此外,她自承首次擔任專輯製作人,感到興奮之余,也想獲得别人稱讚,結果起了貪心。這份急於表現的躁進,儘管無心掀起陣陣波瀾,卻沒辦法掩蓋IU積極求好的勤奮。

23,確實是一個讓人焦慮的歲數,想要快速逃脫小女孩的夢幻溫室,亟欲展示大人獨當一面的魄力,過程中歷盡無數翻騰,難免會因為孟浪衝動而不小心碰壁。

少年得志的流行偶像眾多,信手拈來的就有Justin Bieber和Miley Cyrus,眼見他們一次次在崩壞邊緣來回懸蕩,讓人心驚膽顫,相比之下,IU的奮進自重,可要顯得矜貴稀有許多,因而值得珍視。

曹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