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7-191511.jpg

身为流行天王,GD(G-Dragon)的一举一动,都引起广大乐迷的注意。暌违四年的第二张正规专辑《Coup D’etat》,不单是整个韩流歌谣界热烈关注的焦点,也被外国媒体和乐评人寄以厚望。连《纽约时报》都在他正式发片前便已率先谈论了这张专辑,而首支MV《Coup D’etat》甚至还被英国杂志《Dazed & Confused》选为“本月十大最佳MV”,可见自从PSY热潮后,韩流的爪牙已以锐不可挡之姿伸向西方的领土。

登上国际舞台,相信是GD身怀已久的野心,期望能够效法同门的PSY,缔造下一个席卷全球的“PSY二世”现象。的确,新专辑成功笼络国际乐坛各路好手护航操刀,从《Harlem Shake》制作人Baauer到嘻哈教母Missy Elliott,足证GD号召力莫以抵挡,连美国人气音乐金童Pharrell Williams也主动透过社交媒体邀他合作(可惜GD正好结束了专辑的录制),这些种种说明了GD降服万众的横溢才气。

去年凭多首大红作品被选为韩国的年度最佳作曲人,创作不论能量或产量皆正值高峰,无法不让人对他更有所期待。因而,新专辑处处充斥被他翻玩于股掌间的流行元素。取自法文、代表“变革”的点题作《Coup D’etat》,以大无畏的口气自夸新作将会“成为口耳相传的回旋镖”,甚至还夸下豪语“我只要唱首歌/一次就能让你从公司里洗手不干”、“变得平凡事我唯一的禁令”,想来他深懂如何制造话题的伎俩。他更将外界对攻讦他总是“自恋且虚张声势的级数没人比/脸皮非常厚”写进歌里来解嘲一番,表现出一种无视于世间批判的潇洒。

我们也听到了西方嘻哈界大热的Trap乐风,照样可以被韩国人自如把玩,好比GD在《Coup D’etat》神气十足的读唱中,填满了TB-808鼓机由踢鼓和踩镲声响交相密布的节奏。同样声效也被运用在Missy Elliott有份跨声的主打之一《Niliria》,却巧妙加入了韩国民谣采样,以加快速度和变调效果贯穿成为全曲的loop,展现他总是出其不意的惊喜创意。

不按牌理的声效拼贴,一直是他乐此不疲的创作把戏。派对国歌《Shake The World》开头加入收银台数钞票音效,接着被Afro-Beat驱动下将听觉引入战鼓齐鸣的民族部落,有一种时空跳接的奇趣感觉。早前已经发表的《MichiGO》,他像玩兴大发似的,如随机一样在成排成列的效果器按钮上胡乱按出由充气人偶和玩具枪械交叠发出的音频,乍听下还以为是由一组幼幼台交响乐所演奏,成为这首中毒舞曲的洗脑魔音;没错,GD总是有本事让原本听起来奇突而稽怪的调子,最后驯服为植入你脑皮层内部的迷魂旋律。

觉得GD最迷人的地方,反而是他倾向冷调的梦幻逸品;窝藏在这个角落的音乐,有些神秘、有些幽邃,却更加玩味。找来德国电音界才子Boys Noize合作《I Love It》,是很有Jamiroquai味道的Disco-Soul,有份参与创作的韩国地下音乐人Zion.T注入了他标志性的迷离风格,加上GD识别度超强的假音醺然演绎,使人想起他早期单飞的《Butterfly》、GD&TOP时期的《Baby Goodnight》甚至BIGBANG专辑的《Cafe》等那股迷幻氛围,比对热滚滚反转舞台的GD,那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魅力。

至于只收录在实体唱片的特别收录曲《Window》,则为他冷调美学的另一次展演,却更添让人寒栗的暗黑气息,歌词写对情人下毒手前的告别,再次延续他在旧作《She’s Gone》、《The XX》…..里埋伏下来的冷暴力惊悚剧情。

这一场流行音乐游戏,GD玩得高明、玩得睿智、玩得雅俗共赏。所谓流行元素,便是他进一步扩大声势的功利玩具(也是工具)。只是,当那一片流行天地日益壮阔之余,也别忘了静静瑟缩于一角的幽冷小宇宙,个人认为只有那才是真正让这位音乐才子玩兴淋漓的游乐场。

曹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