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KTV称王称后 纵贯音乐大世界 K-Xpress

Tag Archives: 開場曲

大抵還有很多人仍然在緬懷那位待在「自然卷」樂隊和首張個人專輯《La Dolce Vita 甜蜜生活》時期的魏如萱吧。

樂風有如清鮮的氣泡礦泉水一樣的沁人心脾,她那時候的歌聲像一張嘴就可以輕哼般自然不造作,說不出來有多麽的舒坦。

不過,踏入第二張、第三張專輯…… 便有粉絲覺得她有些偏離原本風格,開始漸行漸遠。暗黑系色彩兜頭罩下,鬼魅摻雜陰冷的氣氛充斥處處,她的唱腔也變得歪七扭八地複雜起來,給人一種「假鬼假怪」的矯揉造作。這可能是她當初因為喉嚨受傷才退團,造成現時的歌聲無法像以往一樣自然地發出來,而像要跨過一道突立的屏障般顯得吃緊困難。

不管是小資文青的Waa還是暗黑女妖的Waa,一路追隨的忠粉誓必對她不離不棄。

上一張專輯《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在台灣賣不到一萬張,遠遠夠不上她個人處女作《La Dolce Vita 甜蜜生活》的亮眼成績。來到第五張最新專輯《末路狂花》,我們疑似嗅聞到她略微向商業市場靠攏的流行氣息。《末路狂花》是一部美國公路電影《Thelma and Louise》的中譯名字,講述一對女性好友因為不小心誤殺強姦未遂、繼而引發衝突的醉漢而被迫踏上亡命之徒。這張專輯也局部性呈現出一種想要迅速脫離困局、卯起來鋌而走險的犯難意味,追隨流行於是變成了她不得已的一條不歸路,唯有瞻前不顧後才能讓途程以最快速度到站(走入大眾核心)。

《你啊你啊》MV

主打歌《你啊你啊》是魏如萱以往鮮少嘗試的抒情曲式,乍聽平淡素簡得像一杯無波無瀾的白開水,但只要聽了數遍便會像煮沸後開始奔騰冒升的氣泡,慢熱卻又雋永的特質很難不讓人收藏在單曲循環的歌庫裡。華、台語夾雜的歌詞也讓人想起莫文蔚一樣細水長流的經典情歌《愛情》,至於中段如同瞎掰的外星語「嗚嗚嗚/咦耶咦耶欸……」,經過她解釋其實是集大家日常生活愛用的語助詞「欸、喂、嗯、喔……」之大成。她說開頭的平靜部分是心情好時創作的 , 而来到後面的張力大潰決則是自己憂鬱時所譜下來,結果形成首尾兩極化的高反比。她本身也花了長達一年時間才完成,證明創作出通俗的流行歌曲遠比強調個人主義的另類風格來得更有難度,也看出她對於討好俗耳極其小心翼翼的、慢慢銖積寸累的算計意圖。

開場曲《一萬個不回頭的方法》一樣流露出濃濃的商業氣息,厚實的鼓拍墊襯著適量的復古合成器,有些接近英國搖滾樂隊The 1975的處理手法。貼題作《末路狂花》是一首飛揚跋扈的藍調搖滾,她演绎起来像要隨時隨地把喉嚨高空甩出去的帥勁,很難不跟美國車庫龐克樂隊Yeah Yeah Yeahs女主唱Karen O的唱腔作出聯想,而在每個尾音的劇烈擠壓則是Waa一貫不變的個人標記,像乘著一台敞篷車沖出懸崖的快感讓人過足了癮。

《歪》是moody到極點的冷爵士,因為情傷而自暴自棄的荒頹,跟田馥甄新專輯的《無用》有不謀而合的雷同概念。在疏曠冷落的鋼琴伴奏下,她以獨有遊絲般的孱弱呼吸從頭拖曳到尾,蕭索情緒成為了主導全曲氛圍的重點。

《夢露》幾乎是半隻腳跨進EDM的範圍里,微量的輕盈電氣如同黎明飄進花園的晨霧,中間還從華麗的Big Band爵士風情乍然跳接至Trap的痞帥節奏,玩興濃得不得了,而她也沒放過配合夢幻曲風把玩自己軟萌娃娃音的大好機會。

《末路狂花》並非指要把自己逼到懸崖峭壁的極端,反而是聰明地拐個彎換來更多轉圜的餘地,就像魏如萱在這一張專辑所拿捏的微妙尺標:要玩卻不玩得那麼極致、要黑卻不黑得那麼深邃…… 雖然會冒著喜歡之前她那一套歌迷隨時脫粉的風險,卻又可能召喚回自然卷時期的舊粉以及習慣聽流行樂的新粉,畢竟經過商業計算的《你啊你啊》也成功在台灣的數碼音樂排行榜攻下冠軍位置。

將種子散播在更廣袤遙遠的幅員,進一步開枝散葉,我們期待Waa在不久的將來綻放出一朵朵討喜卻不俗豔的奇葩,雖然這也許會是一條遙遠的路。

曹杰峰


lee hi

像李夏怡這一類的歌手,既有優勢,也有劣勢。

在韓國,高音的歌手太多,他們迷信高音,也以唱高音為榮。

李夏怡在2011年的第一季《KPOP STAR》中脫穎而出,奪下亞軍,也許說明了當時的歌謠界十分稀缺這種類型的歌手。她有一把低沉的煙嗓,明明是黃皮膚,一開口竟然是騷靈到極點的黑人唱腔,結果構成一股超反轉的特殊魅力。

她參賽時的選曲,也多半是白人靈魂歌手如Adele、Pixie Lott、Duffy等人的作品,亦即所謂的「White Soul」——這讓她很容易把一大票八九不離十的歌手乾淨俐落地切割開來。

lee hi1

然而,她唯一的制肘是音域不夠寬,可以很低,卻上不了太高的音區。於是,製作班底就要很聰敏慧黠地為她揚長避短,如何在窄礙的聲部裡讓她發揮出最好的音色,同時又不讓歌曲落于乏味。

這張睽違三年的新專輯《Seoulite》,更加考驗製作上的用心。除了要在有限的箍制下依然表現得遊刃有餘,如何在消失的三年裡讓聽眾重新回頭,也是不失棘手的挑戰。

忽然,專輯多了很多以featuring形式跨聲助饒的嘉賓,從WINNER的饒舌擔當閔浩、嘻哈歌手Incredivle到DOK2,帶有護航加持的意味,生怕久休重返的她聲勢會疲弱。當饒舌佔據了歌曲近于一半的部分,她本身的表演部分便會相對地變小,所以有好些歌曲顯得她只是插花的客席歌手,結果落得反客為主的局面(上一張專輯《First Love》也只有一首歌請來客席嘉賓)。

lee hi2

不過,編曲的配置和聲響的設計卻變得愈加搶耳,從開場曲《World Tour》的鮮明採樣到《Official》的出位鼓拍,處處是高密度排列的彩蛋,以搭救她不夠游走自如的音域。嘻哈樂風的《World Tour》帶有仿古的old school味道,沈着的貝司擺幅展現出一份低頻美感,寫出想要摒絕外界聯繫、流放四海遊玩的撒野心情。

《Official》是一首華麗的Jazz Funk,每個小節的第一拍和第三拍是重重擂打的大鼓,以電擊一樣的強烈瓦特,規律性地侵略心臟至酥麻為止。《Fxxk Wit Us》是帶點晦氣的控訴,激勵自己別在意外界的眼光,任性地做自己就好。在上拍末梢懶懶停歇的琴音,擺出一款愛搭不理的姿勢,讓整首歌充滿了Jazz Blues的拖沓散漫,配合跩到不行的詞意。

《Hold My Hand》MV

主打歌《Hold My Hand》走她一貫的復古放克路線,但略嫌旋律太平直單薄,局限了她的發揮空間,樂風也充斥一份玩世不恭的輕浮,看不到她嚴肅的內心層面。反觀另一主打《Breathe》則完全是向她情感的井口深深挖掘的走心慢歌,撫慰傷口的歌詞具有救贖一樣的療愈效用。她的現場演繹比錄音更有感染力,副歌在吊高長音之後若無其事的收尾,就像迫人的千鈞重擔,乍然化作一縷羽毛,以不動聲色的姿態輕輕降落,進一步強化了輕重間的對比。雖然live時的聲音狀態有些濁,卻分外凸顯一份歷練過的滄桑。

《Breathe》MV

濁,是的。不濁,就不是李夏怡了。即使這張專輯少了第一張初生之犢的活力,也沒有參賽時如入無人之境的奔放,但情感的歷練卻比以往更真切深厚。她那把音嗓,就如同在泥漿裡使勁翻滾,縱使粘稠混濁得舉步維艱,甚至有時候還帶一點凝滯乾澀,但只要翻出一個水花般的轉音,卻往往比其他人在深海汪洋裡自由揮灑的泳姿還要漂亮幾倍。

《Breathe》现场演唱

從一窪混濁的沼澤裡泛起一片燦爛的水光,對於高反差的對沖性事物,我們總是神迷心竅到無法自拔的地步——而李夏怡就是這個道理。

曹杰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