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KTV称王称后 纵贯音乐大世界 K-Xpress

Tag Archives: 爵士

大抵還有很多人仍然在緬懷那位待在「自然卷」樂隊和首張個人專輯《La Dolce Vita 甜蜜生活》時期的魏如萱吧。

樂風有如清鮮的氣泡礦泉水一樣的沁人心脾,她那時候的歌聲像一張嘴就可以輕哼般自然不造作,說不出來有多麽的舒坦。

不過,踏入第二張、第三張專輯…… 便有粉絲覺得她有些偏離原本風格,開始漸行漸遠。暗黑系色彩兜頭罩下,鬼魅摻雜陰冷的氣氛充斥處處,她的唱腔也變得歪七扭八地複雜起來,給人一種「假鬼假怪」的矯揉造作。這可能是她當初因為喉嚨受傷才退團,造成現時的歌聲無法像以往一樣自然地發出來,而像要跨過一道突立的屏障般顯得吃緊困難。

不管是小資文青的Waa還是暗黑女妖的Waa,一路追隨的忠粉誓必對她不離不棄。

上一張專輯《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在台灣賣不到一萬張,遠遠夠不上她個人處女作《La Dolce Vita 甜蜜生活》的亮眼成績。來到第五張最新專輯《末路狂花》,我們疑似嗅聞到她略微向商業市場靠攏的流行氣息。《末路狂花》是一部美國公路電影《Thelma and Louise》的中譯名字,講述一對女性好友因為不小心誤殺強姦未遂、繼而引發衝突的醉漢而被迫踏上亡命之徒。這張專輯也局部性呈現出一種想要迅速脫離困局、卯起來鋌而走險的犯難意味,追隨流行於是變成了她不得已的一條不歸路,唯有瞻前不顧後才能讓途程以最快速度到站(走入大眾核心)。

《你啊你啊》MV

主打歌《你啊你啊》是魏如萱以往鮮少嘗試的抒情曲式,乍聽平淡素簡得像一杯無波無瀾的白開水,但只要聽了數遍便會像煮沸後開始奔騰冒升的氣泡,慢熱卻又雋永的特質很難不讓人收藏在單曲循環的歌庫裡。華、台語夾雜的歌詞也讓人想起莫文蔚一樣細水長流的經典情歌《愛情》,至於中段如同瞎掰的外星語「嗚嗚嗚/咦耶咦耶欸……」,經過她解釋其實是集大家日常生活愛用的語助詞「欸、喂、嗯、喔……」之大成。她說開頭的平靜部分是心情好時創作的 , 而来到後面的張力大潰決則是自己憂鬱時所譜下來,結果形成首尾兩極化的高反比。她本身也花了長達一年時間才完成,證明創作出通俗的流行歌曲遠比強調個人主義的另類風格來得更有難度,也看出她對於討好俗耳極其小心翼翼的、慢慢銖積寸累的算計意圖。

開場曲《一萬個不回頭的方法》一樣流露出濃濃的商業氣息,厚實的鼓拍墊襯著適量的復古合成器,有些接近英國搖滾樂隊The 1975的處理手法。貼題作《末路狂花》是一首飛揚跋扈的藍調搖滾,她演绎起来像要隨時隨地把喉嚨高空甩出去的帥勁,很難不跟美國車庫龐克樂隊Yeah Yeah Yeahs女主唱Karen O的唱腔作出聯想,而在每個尾音的劇烈擠壓則是Waa一貫不變的個人標記,像乘著一台敞篷車沖出懸崖的快感讓人過足了癮。

《歪》是moody到極點的冷爵士,因為情傷而自暴自棄的荒頹,跟田馥甄新專輯的《無用》有不謀而合的雷同概念。在疏曠冷落的鋼琴伴奏下,她以獨有遊絲般的孱弱呼吸從頭拖曳到尾,蕭索情緒成為了主導全曲氛圍的重點。

《夢露》幾乎是半隻腳跨進EDM的範圍里,微量的輕盈電氣如同黎明飄進花園的晨霧,中間還從華麗的Big Band爵士風情乍然跳接至Trap的痞帥節奏,玩興濃得不得了,而她也沒放過配合夢幻曲風把玩自己軟萌娃娃音的大好機會。

《末路狂花》並非指要把自己逼到懸崖峭壁的極端,反而是聰明地拐個彎換來更多轉圜的餘地,就像魏如萱在這一張專辑所拿捏的微妙尺標:要玩卻不玩得那麼極致、要黑卻不黑得那麼深邃…… 雖然會冒著喜歡之前她那一套歌迷隨時脫粉的風險,卻又可能召喚回自然卷時期的舊粉以及習慣聽流行樂的新粉,畢竟經過商業計算的《你啊你啊》也成功在台灣的數碼音樂排行榜攻下冠軍位置。

將種子散播在更廣袤遙遠的幅員,進一步開枝散葉,我們期待Waa在不久的將來綻放出一朵朵討喜卻不俗豔的奇葩,雖然這也許會是一條遙遠的路。

曹杰峰


macygraystripped

Macy Gray的情歌就是会听起来格外揪心揪肺。

因为是那把像唐老鸭一样干扁破裂、苍老粗哑的歌声吗?当然也有很多人拿她来跟爵士女伶Billie Holiday和Dinah Washington相比,甚至不知道是出于 “ 创意 ” 还是 “ 恶意 ”,就连男歌手也被端出来相提并论,从Louis Armstrong、Al Green到吸进氦气的Rod Stewart。

当然这是其一原因。一开口如同卡通人物Marge Simpson和Minnie Mouse混合起来的怪奇尖利声线,自幼便让她受到排挤,导致她一直不怎么爱开腔说话,性格带有自卑造成的孤僻内向。

但更大的原因是,她从一出道便在扮演一个“鲁蛇(loser)”的角色——带着三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婚姻不小心搞砸了,最后男人消失无踪,于是唯有投靠姐姐和妈妈,可见孤苦无依。由于跟她签约的伯乐刚好离开,她的第一张唱片合约还触了礁,而在这之前她是一个碌碌无名的收银员。

于是,当她演绎出道曲《I Try》试图力挽狂澜却不得要领的遭遇:连告别也会噎着、想潇洒转身却狼狈地摔了个跤、当情人一离开整个世界都倾塌了下来……你会觉得充满了强大的说服力——没错,她就是人生中屡战屡败、彻头彻尾的一个鲁蛇。顶着受人讥刺的凌乱爆炸头、以曳地大袍长期遮盖住肥肉的驼背身形……也许是恻隐之心的无故涨潮、又也是由怜生爱的伪善发作,你很想为她加油打气,所以你买了她的唱片。更有可能是,她不只触动你的软肋,她还戳中你的要害,因为她唱的就是你——鲁蛇。当年她那傲人的三白金销量,搞不好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观众将心比心的善行。

不过,这已经是17年前的风光景象。突如其来的一夕成名,让她变得傲慢无礼、狂妄自负,以致于犯众憎。加上滞重压力让她沉迷嗑药,最后搞得身心交瘁,声势也直插谷底。于是,她又再打回鲁蛇的原形。

macy-gray

决心离开把她当傀儡的唱片公司,重新振作后她用一张张唱片慢慢拾掇回分崩离析的歌迷。重返以前在爵士咖啡厅驻唱的时光,她发行了一张爵士专辑《Stripped》,也开启绕过抛物线最底端的第二人生。

专辑没有找来太多乐手演奏,故意不要把空间填太满。以前总担心那把破锣嗓究竟可以支撑着她苟延残喘多久,才发现原来岁月并没有让裂痕更裂,反而将尖利参差的锯齿修补出一种平顺圆浑。旧作《Sweet Baby》用洒脱取代哀愁,爵士的倦意被军乐一样的鼓击瞬间唤醒,搞得小号吹起来也感觉像在催促进度的哨子。编成雷鬼版本的《She Ain’t Right For You》显得生趣盎然,让挽留情人从死心塌地变作玩世不恭。

两首翻唱曲Metallica的《Nothing Else Matters》和Bob Marley的《Redemption Song》都是讲述自由的主题,正好体现出爵士精神。前者原本是摇滚越烧越旺的一锅热油,Macy Gray却浇上一注冰水,将之化为冷静抗战的姿态。后者则保留歌曲的本来温度,不过比起民族斗士她更多出一份女性的宽厚柔顺。新歌《Annabelle》描述她当初戒毒的内心挣扎,“Annabelle”便是那个跟自己奋力拔河的堕落分身,一句“I loved all my guns until they shot me”道出她从往昔日的慢性自杀抽身而出的警戒醒觉。

当然我们不可能再奢求她有当年为失败人生尖声吆喝的爆发力,这张专辑也落入暴雨过后云淡风轻的平实。英雄莫问出处,曾经是鲁蛇或当过几次鲁蛇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鲁蛇最后要爬起身来,才能为千千万万个鲁蛇带来救赎。

 

曹杰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