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KTV称王称后 纵贯音乐大世界 K-Xpress

Tag Archives: 专辑

2016-05-08-21-08-01-1

現在,數碼音源排行榜有如一面殘酷的照妖鏡,血淋淋地反映出一首歌曲的受落程度。它跟一般音樂節目的排行榜大相徑庭,絕非綜合了電視臺播放率、實體唱片銷量、粉絲投票、社交媒體討論度……各種官方機制和人為因素所統計出來的總和,而純粹是線上收聽的資料顯示。將知名度和粉絲數的條件統統排除在外,它切切實實地反映了廣大聽眾的耳朵究竟想要聽什麼。

因此,有人說過串流音樂榜單的排名十分吊詭,大勢偶像團體不見得能夠橫行天下,反而往往會殺出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冷門小咖。他們並不见得有很高的人氣,卻憑著一股莫以名狀的生命力,在音源百大排行內堅如磐石地盤踞不移。

 

DEAN《21》

dean

DEAN是一名去年出道的新人,原名是「權赫」。16歲時,便已開始以藝名「DEANfluenza」為許多韓國歌手跨刀創作,從EXO、VIXX、Block B到iKON,還擔任了李夏怡最新專輯《Seoulite》的製作人。藝名的前半段「DEAN」是指美國男演員James Dean,後半段「influenza」則冀盼自己的音樂可以像病毒一樣在整個樂壇散播開來。在積累了跟不同歌手合作的單曲後,今年三月他終於推出個人首張迷你專輯《130 Mood:TRBL》。號碼「130」是James Dean在他喜歡的車子塗上的數字,而「TRBL」則是「trouble」的縮寫。專輯裡氤氳著downbeat陰寒又粘濕的冷氣團,當中入榜的单曲《21》是一首調性黯沉幽晦的Alternative R&B,電子貝司一直不懷好意地探首窺看,仿佛正在覬覦著一些什麼似的,同時穿插著他騷到骨子裡的迷惑假音。

 

白藝潾《Across The Universe》

yerin

白藝潾是JYP旗下組合15&的成員之一,乃透過經紀公司的公開招聘選秀出身,並順利成為練習生。這個雙人組合的歌曲比如《I Dream》、《Somebody》、《Sugar》等其實都製作得相當出彩,可惜就一直沒有紅起來。去年年中其一成員朴智敏被安排單飛,大概是眼見她們的發展沒有起色下,而被迫作出的權宜之計。沒多久她也推出了個人迷你專輯《Frank》,是向Amy Winehouse首張同名專輯致敬的意思。主打歌《Across The Universe》開頭的琴聲如雨滴敲窗,接著吉他清亮地挑撥起來,以簡單的配器烘托出一份秋高氣爽的清朗。藝潾的歌聲辨識度不低,輕微的鼻音帶有小女孩的羞澀稚氣,而不刻意的轉音則如漣漪般緩緩泛開來,不像一票模仿女黑人的韓國女歌手過分造作使力,反而聽來更舒心。

 

10cm《What The Spring???》

10cm

10cm是專門搞原音民謠的雙人樂隊,團名是兩位成員權正烈和尹哲鐘的身高相差十公分而得來,前者負責主唱和非洲鼓,後者則是和音、吉他和鈴鼓。每當春天來臨時,總是有很多以這個節令為主題的歌曲傾巢而出,甚至講述春天的舊作也會忽然逆襲榜單,好比Busker Busker的《Cherry Blossom Ending》、Roy Kim的《Spring Spring Spring》、IU和HIGH4《Not Spring, Love or Cherry Blossoms》……都是季候性回流的常客。這些作品多半是描述春暖花開的景調,還有趁機悄悄滋長的甜蜜愛戀。偏偏《What The Spring??? 》有反向而行的意思,以單身漢的語氣來嘲諷春天裡成雙成對的戀人,充滿了酸葡萄的戲謔心理。全曲僅以一把木吉他撐場,捻弦聲流瀉出落索的蕭瑟,卻又有撫慰人心的療效,孑然一身的人們應該會獲得救贖。10cm有時會讓人想起挪威的獨立民謠雙人樂隊Kings of Convenience,也是帶有一抹時而溫暖、時而荒涼的質感。最近,10cm跟少女時代的允兒合作一首春意盎然的《德壽宮石磚路的春天》,想必SM娛樂是看中了他們創作裡的小清新。

 

杨多一《Read My Mind》

버벌진트(Verbal Jint), 양다일 - 오늘 쓱

버벌진트(Verbal Jint), 양다일 – 오늘 쓱

可能對很多人來說,楊多一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但他卻以featuring的形式幫很多歌手跨聲,好比Junkey的《We’re Different》、Jace和Miss $姜敏希的《Hashtag》等。他絲絨一般順滑的歌喉,被譽為是另一個「featuring王子」鄭基高。終於,今年他推出了屬於自己的專輯《Say》,一手包攬全部詞曲創作。然而,在這之前他又有另一首新發行的單曲《Read My Mind》,由饒舌歌手Verbal Jint獻聲助饒,是送給粉絲的一份春天禮物。歌曲滲溢出「狎鷗亭系」樂派既迷幻又甜美的電音風,Bossa Nova的節奏在俏皮地玩著跳房子的遊戲,隨後迅即被淹沒在合成器的重重雲海裡。

這些單曲不一定有洗腦的旋律或搶耳的編曲,有時候反而適合當作背景音樂般播放在午後靜謐的咖啡館裡,怎麼看都不帶一絲一毫的殺傷力,卻恍如入無人之境一樣地徒手屠榜,讓強敵一霎那灰飛煙滅,看來只能視作一場「小刀鋸大樹」的溫柔殺戮了。

 

曹杰峰


lee hi

像李夏怡這一類的歌手,既有優勢,也有劣勢。

在韓國,高音的歌手太多,他們迷信高音,也以唱高音為榮。

李夏怡在2011年的第一季《KPOP STAR》中脫穎而出,奪下亞軍,也許說明了當時的歌謠界十分稀缺這種類型的歌手。她有一把低沉的煙嗓,明明是黃皮膚,一開口竟然是騷靈到極點的黑人唱腔,結果構成一股超反轉的特殊魅力。

她參賽時的選曲,也多半是白人靈魂歌手如Adele、Pixie Lott、Duffy等人的作品,亦即所謂的「White Soul」——這讓她很容易把一大票八九不離十的歌手乾淨俐落地切割開來。

lee hi1

然而,她唯一的制肘是音域不夠寬,可以很低,卻上不了太高的音區。於是,製作班底就要很聰敏慧黠地為她揚長避短,如何在窄礙的聲部裡讓她發揮出最好的音色,同時又不讓歌曲落于乏味。

這張睽違三年的新專輯《Seoulite》,更加考驗製作上的用心。除了要在有限的箍制下依然表現得遊刃有餘,如何在消失的三年裡讓聽眾重新回頭,也是不失棘手的挑戰。

忽然,專輯多了很多以featuring形式跨聲助饒的嘉賓,從WINNER的饒舌擔當閔浩、嘻哈歌手Incredivle到DOK2,帶有護航加持的意味,生怕久休重返的她聲勢會疲弱。當饒舌佔據了歌曲近于一半的部分,她本身的表演部分便會相對地變小,所以有好些歌曲顯得她只是插花的客席歌手,結果落得反客為主的局面(上一張專輯《First Love》也只有一首歌請來客席嘉賓)。

lee hi2

不過,編曲的配置和聲響的設計卻變得愈加搶耳,從開場曲《World Tour》的鮮明採樣到《Official》的出位鼓拍,處處是高密度排列的彩蛋,以搭救她不夠游走自如的音域。嘻哈樂風的《World Tour》帶有仿古的old school味道,沈着的貝司擺幅展現出一份低頻美感,寫出想要摒絕外界聯繫、流放四海遊玩的撒野心情。

《Official》是一首華麗的Jazz Funk,每個小節的第一拍和第三拍是重重擂打的大鼓,以電擊一樣的強烈瓦特,規律性地侵略心臟至酥麻為止。《Fxxk Wit Us》是帶點晦氣的控訴,激勵自己別在意外界的眼光,任性地做自己就好。在上拍末梢懶懶停歇的琴音,擺出一款愛搭不理的姿勢,讓整首歌充滿了Jazz Blues的拖沓散漫,配合跩到不行的詞意。

《Hold My Hand》MV

主打歌《Hold My Hand》走她一貫的復古放克路線,但略嫌旋律太平直單薄,局限了她的發揮空間,樂風也充斥一份玩世不恭的輕浮,看不到她嚴肅的內心層面。反觀另一主打《Breathe》則完全是向她情感的井口深深挖掘的走心慢歌,撫慰傷口的歌詞具有救贖一樣的療愈效用。她的現場演繹比錄音更有感染力,副歌在吊高長音之後若無其事的收尾,就像迫人的千鈞重擔,乍然化作一縷羽毛,以不動聲色的姿態輕輕降落,進一步強化了輕重間的對比。雖然live時的聲音狀態有些濁,卻分外凸顯一份歷練過的滄桑。

《Breathe》MV

濁,是的。不濁,就不是李夏怡了。即使這張專輯少了第一張初生之犢的活力,也沒有參賽時如入無人之境的奔放,但情感的歷練卻比以往更真切深厚。她那把音嗓,就如同在泥漿裡使勁翻滾,縱使粘稠混濁得舉步維艱,甚至有時候還帶一點凝滯乾澀,但只要翻出一個水花般的轉音,卻往往比其他人在深海汪洋裡自由揮灑的泳姿還要漂亮幾倍。

《Breathe》现场演唱

從一窪混濁的沼澤裡泛起一片燦爛的水光,對於高反差的對沖性事物,我們總是神迷心竅到無法自拔的地步——而李夏怡就是這個道理。

曹杰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