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KTV称王称后

20131209-195745.jpg

从小,一直羡慕这种气质的人。

高、瘦、帅,会弹奏乐器、会唱歌、会创作。过着rocker的生活——你知道的,就是整天玩团,有一点颓靡、有一点堕落,不会管家务,房里的棉被总是乱成一团,唱片、曲谱与其它的杂物满到快要塌下来……带有一些些邋遢,永远不爱梳头出门,却还是可以保持很帅气……

郑俊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本来他想以乐团的形式,参加韩国Mnet电视台《Superstar K4》的歌唱实境选秀,因为团员的签证出了问题,才以solo的姿态单刀赴会,最后夺下第三名。

在出道前,曾经组过无数支地下乐团,好比Flower Mist和Switch On,难怪总有一份冷静自若的压场大气。

jjy album cover

他的歌声,骗不了人,必然是经过长期的烟酒熏染,才能熏染出一股颓唐的沧桑。好比蒸馏过的酒精,装入橡木桶内陈年,吸收了酒桶本身的木材气味、醇化过波本酒或雪梨酒所残留的肉桂、鸢尾花、豆蔻、巧克力……香息,最后成就出威士忌复杂的味道。他的沧桑,是rocker的嗜好在喉间烫出的伤痕?还是岁月的历练在生命烙下的遗迹?还真有待研究。

虽然,他不过才24。

184公分的高度,受到身体的先天结构所限制,注定了他不会有男tenor的声部。可是,那沉厚笃实的中低音,却如此耐听迷人。遇到高拔的音符,他的嗓音总可以冲破那一层层脏污的灰翳,迸发出生命力穿透人心的亮度。这种音质,就像午夜和黎明交界的色阶,相互撞击出强大的对比。

他的气质也一样。

比赛时,演唱狂野摇滚乐如《Waiting Everyday》,总有一种浪荡不羁的邪魅;诠释伤感情歌如《Emergency Room》,却又哀恳得让你无法不为之掬一把感动的泪;跟对手Roy Kim一起合唱Radiohead的迷幻神曲《Creep》,又有一股绝望的阴惨沉重,要你陷入无底深渊。

午夜和黎明,他站在两者的边界,自如来回。

《是病啊》MV

推出专辑前,先行曲《是病啊》乃从奥斯卡提名电影《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汲取灵感,写为了无痛失恋,而删除对分手情人的一切旧有记忆。“我们曾经相爱过吗?/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分手了吗?/你是谁?/为什么在我面前哭泣?”开场有如一个残酷的冷男,一声声漠然诘问,最后才唱出使人泪下的结语:“曾经很爱很爱你吧/所以我才会将你抹去吧”——反转的笔势,让不相往来的深情与酷冷之间,忽然有了亲密的关联,也凸显出那有情却似无情的“矛盾冷男”形象。

《离开十分钟前》MV

首张迷你专辑的主打歌《离开十分钟前》,MV画面有荒漠、有岩原、有烟霭、有山岚……似乎如此才能烘托出一个rocker的气势。不再玩失忆,歌词结结实实写失去一段恋情的锥心之痛,他唱得撕肝裂肺,让人悲绝。亲自词曲的《The Phone Number I Know》是一首有阴谋的长歌,从开头冷冷凉凉的吉他和钢琴,预设似的慢慢加入越演越烈的弦乐,漩涡一样把人卷入情绪的黑洞,最后用几颗琴音乍然收尾,急遽得让人无措,冷不防跌入荒凉里……想起Coldplay早期惨淡英摇的铺排。《Be Stupid》是热血沸腾的Punk-Pop,很适合开着在路上疾驰,而另一首《Take Off Mask》也是由他创作,阴冷地唱出伪装人生的无奈;前者如是一首热爆的“公路摇滚”,后者便是一支冷寂的“后巷悲歌”了。忽然觉得,他的歌声有一点像J-Rock乐团B’z的稻叶浩志,又有点似The Calling的Alex Band。

其实,郑俊英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稀有种,冷酷、深情并存,稚气、邪气同在;这种气质,不容易在其他人身上找到。原因很简单:想要跨越午夜和黎明,你以为每个人都可以领得到通行证?

曹杰峰

View original post